南通新闻网-南通新闻综合频道-南通主流新闻资讯门户

南通新闻网-南通新闻综合频道-南通主流新闻资讯门户

南通新闻网是面向南通老百姓的立体化新闻信息共享平台。以真实性和及时性为核心,24小时不间断提供最快捷,最权威,最全面,最丰富的新闻资讯与生活服务,南通新闻网以“宣传咸宁、传播信息、提供服务”为宗旨,全方位传播南通市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等方面!

菜单导航

海安奇士韩国磐(下)

作者: 南通新闻网 发布时间: 2019年10月19日 18:38:41

韩国磐的奇,还奇在他的治学精神。

这要从他的苦学苦读说起,因为这是他治学生涯的起点。

韩国磐上小学时,就养成了摘抄的习惯。每每遇到优美的词句,他决不放过,都要亲自把它摘抄下来,然后反复品味。在中学时,他抄过整本的书。有一次,他想读朱淑贞的《断肠集》,学校里没有找到,恰好在友人家看到了,他就借来,把整本《断肠集》全部抄下。在大学一年级时,他曾抄过六朝鲍照、江淹、庾信、徐陵等人的许多诗篇。一些常用而又没有重版的书,有时,他也全部抄录,他曾手抄过《大业杂记》、《唐六典》等书。别人以抄书为苦,韩国磐却以摘抄诗书为乐。此外,他还下苦功背诵。《世纪学人自述》中,他曾忆及自己早年的学习生活:“背诵成习了,以后在中学、大学读书时,也常背诵必要的文章或史料,这是从小学时打下的基础。”

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。”抄书,大量的背诵,为韩国磐日后治学奠定了坚实基础,但是,要成为一代史学大师,还得有“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”的坚定意志。在背井离乡,赴武夷山麓的江苏学院史地系攻读期间。韩国磐家乡音断,贫病交迫,为了生活,他选课二十个学分,又在长汀中学兼课十七八节。压力像一座山,觉得快坚持不住了,他就默念孟子的名言:“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……”,以此激励自己。后来因病重,他辍学一年。辍学期间,他不敢懈怠,苦读了若干诗词,又抄录了六朝名家的数百首诗,还搞了个自编的《六朝名家诗选》。日读夜思,甚至在睡梦中,他也不忘写作,《七律.梦中作》就是这样诞生的:“试将长剑倚崆峒,一扫中原胡虏空。未许楼兰偷饮马,底须回纥远从戎。书空徒剩雄心在,负杖真疑世运穷。满目河山谁是主,鸦翻猿啸夕阳中。”

一年后,韩国磐转学至迁到长汀的厦门大学。这时,日军垂死挣扎,飞机常来轰炸,师生面临生命危险,学校开课只得时断时续。一些学生支持不住了,陆续离开了校园。韩国磐思乡忧国,备受煎熬,但是,他没有趴下,在一首《月夜书怀》中,他写道:“独上河桥看月明,月华如水百忧并。年年战骨萦荒草,夜夜胡烽照玉京。举世空传王相国,令人长忆李西平。请缨合奋终军志,匣里龙吟夜有声。”

在战乱的风雨中,韩国磐思念家乡,渴望报国,他把无法排遣的痛苦化作了学习的动力。当时,学校迁徙,藏书散失,所存不多,他就节衣缩食,买书补充。只要一册在手,他就忘了一切艰难困苦。“幸有残书慰岑寂,一篇骚赋几孤吟。”凭着过人的毅力,他一边苦学,一边盼望着民族的解放。

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。新中国成立后,一直苦学、苦读的韩国磐可谓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:他的论文接连不断地发表,一些学人惊异地发现:史学的天空出现了一颗新星,他是一位才30多岁的青年学者!这位学者就是韩国磐,凭着自己的学术成就,他很快成了副教授。

青霄有路终须上,学界无闻誓不休。他雄心勃勃,又迈向了更高的目标。就在这时,厄运降临了。“胡风分子”的冤屈,让他一下子陷入了痛苦的泥潭。怎么办?他问自己,又自己给出了答案:“自己选择的路,就是跪着,也要走下去!”,他没有消沉,依然坚持学术研究。

“暾将出兮东方,照吾槛兮扶桑。”屈原的《九歌》中,东君是日神,而在韩国磐心中,东君则是共产党。他在感怀之作《卜算子.咏梅》中写道:“寥廓岁寒时,坦荡孤山路。不管阴晴与昼昏,总把清香吐。蜂蝶本无知,冰雪难封住。海角天涯竞报春,全仗东君主。”他坚信党一定会为他做主,给他带来春天。这一天终于被他盼来了。几个月后,党就给他摘去了“胡风分子”的帽子。不幸的是,病魔这时又缠上了他:痔疮出血、胃下垂、肝肿大,接着又是慢性肝炎。精神的痛苦烟消云散,病魔的影子却紧紧跟随。加上国家又逢“三年困难时期”,他的生活也很艰苦,但韩国磐的心中只有自己钟爱的历史科学,生活中的一切艰难困苦全都被他置之脑后!到了上世纪60年代初,十年间,他出版了七本专著,发表论文达40篇!

“板凳要坐十年冷,文章不写一句空。”这些成果的背后,谁能说得清韩国磐付出了多少心血?原厦门大学副校长郑学檬教授在回忆文章中写道:“厦大图书馆的中国古代史尤其是隋唐史都被他读过,有时候我想看什么书,一翻到底页,又发现韩老师借阅过的记录。”“有一次他给研究生开了一个很长的书目,该研究生不解就问我怎么去读。我说韩老师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让你从第一个字看到最后一个字。”学者谢挺,在《追忆史学家韩国磐教授》中也写道:“韩先生回复众多的来信;审阅他人的书稿、论文,每一句话都要认真斟酌,要通读原著全文,有时甚至看到眼睛出血,仍不间断。从查阅资料到校对抄正,他全靠自己完成。曾经有一个编辑惊叹:‘我当了20多年编辑,之前从未看到一篇论文,可以不改动一个字、一个标点符号就可以付印的。’”

本文地址:/ntwh/250.html

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,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